首页 今日头条正文

文丨指月

在经历2018年业绩预告集中爆雷后,市场对于2018年正式年报已经有了心理准备。但同时这也意味着大量的影视上市公司选择将“破铜烂铁”留在2018年,提升业绩2019年回暖的可能性。

华谊兄弟:《云南虫谷》扑街《八佰》成救命稻草

华谊兄弟在2018年的经历很具有代表性——外部环境不佳、常规电影项目自开年《芳华》之后再无亮色、与明星、导演资本绑定因为丑闻事件受到影响。

业绩快报显示2018年华谊兄弟亏损9.86亿元,商誉减值达到9.7亿元,关于年底商誉减值集中暴雷的问题,【锋芒智库】在《商誉爆雷的业绩“洗澡季”后,影视上市公司会迎来黑暗后的黎明吗?》一文里做过详细解释,无非是尽量将可能产生拖累的业务进行清算,以免影响2019年业绩数据。

2019年一季度,影响华谊兄弟业绩的电影可能主要是2018年12月底上映的《云南虫谷》,但1.5亿元的票房成绩平平,也没能给2019年开年一个好成绩。春节档中,华谊兄弟没有一部电影参与其中,也被许多媒体认定为这个老牌电影公司下滑的标志性事件。

因此在电影业务方面,华谊兄弟Q1业绩很难有起色。

从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长篇的发言反思来看,曾经叫喊着“去电影单一化”“实景娱乐”等口号的华谊兄洛克王国雪原狼王弟,可能要重新把重心放到电影主业上。毕竟主题公园之类的娱乐开发是建立在电影IP之上的,如果电影主业倒了,其他业务显然也是无根之木裴若暄。

王中军也谈到了2019年电影项目进度——“田羽生导演监制的《伟大的愿望》已杀青进入后期制作阶段;李蔚然导演的《阴阳师》也已经开机;管虎导演的战争巨制《八佰》我已经看过样片。”

华谊兄弟董事长 王中军

其中完成度最高的叶万焕显然是《八佰》,近日该电影也曝出了100秒的首款预告片,并按出场顺序曝光了影片的主要演员:黄志忠、张俊一、照片大全欧豪、张承、王千源、姜武、张译、杜淳、张宥浩、魏晨、唐艺昕、李九霄、徐嘉雯、李晨、余皑磊、侯勇、辛柏青、梁静、马精武、阮经天、俞灏明、刘晓庆、姚晨、郑恺、黄晓明……

不难看出,《八佰》是近期决定华谊兄弟能否翻身的重要作品。从预告片看来该片品质颇高,或许管虎导演和这一大票实力演员能拯救华谊于水火之中?

中国电影:《流浪地球》拉动业绩,进口片表现平淡

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中影)作为老大哥级别的电影公司,因为政策因素与华夏电影发行公司包办了引进片的引进发行,在许多爆款国产片中也是主要出品方。

2018年底至2019年Q1是中影大出风头的一段时期。进口片幼女怀孕方面,2018年底的《海王》、2019年1月的《大黄蜂》分别超过20亿元和10亿元票房,国产片领域自不必说,目前46亿元票房的《流浪地球》已经成为国内影史第二,据3月4日公告,中影预计源于该影片的收益为27,000万元-天山童姥,全能影视,美金兑人民币28,000万元。

《流浪地球》票房惊人,但重生之武纪元神话中影参与的电影项目数量较多,其中也不乏低于预期的项目。春节档期间另一部被视为重量级对手的电影《新喜剧之王》出品方同样有中影在内,仅仅6.24亿元的成绩大幅低于预期,目前甚至已经在视频平台单片付费上线,或许是片方想借助最后一波热度挽救损失。

在2019年初有数部进口动画片由中影发行,口碑俱佳,但票房成绩均不理想。其中包括《养家之人》《命运之夜》《我想吃掉你的胰脏》《朝花夕誓—于离别之朝束起约定之花》等票房均未超过五千万;美式动画大片《驯龙记3》目前也仅取得3.28亿元票房,后续无力。备受瞩目的《阿丽塔:战斗天使》票房也没有达到预期。

中影出品的另一部国产科幻电影《上海堡垒》目前仍未定档,有《流浪地球》珠玉在前,包括《上海堡垒》《拓星者》在内的国产科幻片近期都很少传出新消息,笔者认为极有可能都在强化后期制作质量,以免上映时不及观众预期口碑崩盘。

综合来看,中影Q1业绩会受益于《流浪地球》的超高票房,北京文化等相关公司同理。但因为中影参与的电影项目众多、格局较大,整体仍然存在许多变数。

光线传媒:外星人平庸,文艺片难扛大梁

光线传媒与Q1业绩相关的主要电影是《叶问外传:张天志》《四个春天》《陆老爹猪脚疯狂的外星人》《阳台上》等片。

春节档第二的《疯狂的外星人》目前票房停留在了22亿元,只能说中规中矩甚至低于预余路不可知期,光线传媒也并未在公告中明确表示受益情况自制橘汁QQ糖。至于其他几部已上映作品显然都不是票房大头,更为偏向文艺小众。如《四个春天》口碑极佳,猫眼、豆瓣评分分别高达9.0和8.9,但票房仅有1057万元。

将于3月15日上映的《阳台上》也给人同样的担忧。这是一部由张猛执导,周冬雨任出品人并特别出演、王锵领衔主演的现实主义题材电影。导演张猛最有名的作品是2010年的《钢的琴》,从艺术角度来说无疑是一部杰作,但却成为当年令人唏嘘的市场失吴敬琏专集败者,仅仅获得654万元的票房。但此次《阳台上》上映已经离《钢的琴》过去了很多年,市场环境对高口碑电影也有倾斜,只是《阳台上》目前营销声量有限,还很难看出其票房上限。

光线传媒2018年的业绩被出售新丽传媒所获得的大量投资收益所覆盖,抛开卖资产赚的钱,光线传媒的境地其实也不比华谊好多少。从上述电影项目成绩来看,其2019年Q1业绩很可能也不会有太多亮点。

光线传媒2019年待映电影项目另一个特点是,有大量国产动画电影。这些大都来自旗下彩条屋影业前几年发布的动画电影开发计划。通过猫眼电影查询,归于2019年下光线传媒未定档的动画电影有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《姜子牙》《凤凰》三部,题材特色都与传统文化相关。其中仅有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明确在海报中写出将于2019年暑期上映,并曝出了预告片。

这样来看,其他两部动画电影题材相似,曝出物料极少,很有可能继续推迟上映日程,未必能在2019年内上映。

慈文传媒:待播剧确认收入增厚业绩

慈文传媒同样是2018年商誉暴雷大军中的一员,产生了大量亏损。2019年2月慈文传媒经历了实控人变更的巨大变化,控股股东、实际控制人马中骏等四人合计持有的约7148万股(占总股本15.05%)转让给江西省出版集团公司全资子公司华章投资,交易总对价约9.29亿元。

本次交易完成后马中骏等仍持有公司9.74%的股份。交易完成后,华章投资将成为公司控股股东,江打工仔挖地窖囚禁女孩西省政府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。

慈文传媒从此变成了一家国有上市公司。并且国资股东仍然认可马中骏等慈文原班人马,提出支持公司持续发展和团队稳定,未来三年内仍由马中骏提名公司经营管理团队。也就是说,这次交易并未对公司日常运营产生震动,反而解决了此前马中骏质押股份比例过高的问题,将危机化解了。

影响电视剧制作公司业绩的主要是新剧项目的推进情况。在发布2018年业绩预告时慈文传媒表示,一部当代题材大男肉畜剧已经取得了了电视剧发行许可证,并与相关平台签订了部分首轮发行合同,尚未按约定的发行模式完成该剧首轮全部发行合同的签凯子独家订,未能在报告期内确认首轮收入;一档大型综艺节目因播出档期调整,未能在报告期末完成成本结算,未能确认收入,慈文传媒公告表示该等项目预计可在2019年上半年确认收入。

从慈文传媒此前的剧集投拍计划不难得出结论,《风暴舞》在2018年12月29日获得了发行许可证,但因合同因素并未在2018年确认收入。从进度来看这部剧有可能在2019年Q1确认收入。

同理,各个剧集制作公司的待播剧、积压剧何时能够过关确认收入,会极大影响当期业绩。对慈文传媒而言,大幅亏损已经留在了2018年,股东变化也已经落定,还与爱奇艺达成了战略合作,只要稳步推进2019年的剧集项目进度,业绩回暖是大概率事件。

华策影视:动画电影不好做

2018年业绩快报显示,华策影视实现营业收入58.75亿元,同比增长12%,净利润2.13亿元,同比下滑66%。公告里说明是:“受行业整体环境影响,公司2018年度对项目投入进度作适当调整,收入增长速度有所放缓。为更好的引进优秀人才,进一步加强人力资源建设,大香蕉依人公司加大了相关费用投入。”

值得注意的是,快报中并未提及商誉减值,相比较其他影视公司动辄数亿元的减值亏损,华策影视2018年表现称得上坚挺。

相较于其他剧集制作类上市公司,华策影视很早就开始了进军电影潜入皇家美男团的步伐。2018年华策影业参与了多部电影出品发行,《祖宗十九代》《反贪风暴3》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等。这些电影项目以中小成本为主,票房成绩均不算突出。

华策影视计划从引进动画切入电影市场,2018年引进了《名侦探柯南:零的执行人》,2019年,华策影视引进了日本动画电影《朝花夕誓—于离别洗铜水之朝束起约定之花》,但目前票房仅分手by千十九有1717万,对2019年业绩正面影响不大。

公司近期播出的剧集主要是《我的奇妙男友2之恋恋不忘》和《独孤皇后》,前者在芒果TV累计播放量已达12.2亿,在平台同等题材中称得上优秀。《独孤皇后》则积压已久,豆瓣评分口碑较低,播放量热度中规中矩。

因此总体来看,华策影视的表现没有太大亮色,但也没有落后于市场。但近期大股东宣布减持一事颇为影响投资者信心——华策影视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傅梅城先生计划霞之乔在2019年3月4日至2019年9月4日期间,通过大宗交易形式向QFII合计减持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2%,即不超35,460,000股。

虽然可以理解star481为减少负债和大股东的质押风险,但也侧面证明了华策影视同样承受着相当高的资金压力。

寒冬影响仍在,2019年仍然是充满未知的一年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